1. 首页 > 综合百科

哈里斯首位女总统,美国第一个女总统哈里斯(哈里斯奥马巴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

哈里斯首位女总统,美国第一个女总统哈里斯(哈里斯奥马巴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

2021年1月20日,拜登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的那天,56岁卡玛拉·哈里斯变成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同时拥有非州和亚洲血统的女性副总统。她不仅是民主党新一代领导人的代表,也是美国女性和少数族裔等政治力量进一步崛起的代表。

原本,借助她特殊的血系和身份,她有望长期在帮助拜登当政和塑造美国政治生态层面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哈里斯登台至今,丑行频出。不但数次被问及严肃话题时莫名其妙地笑,还被指责“异常”;

我在越南访问时,搞了一个极大地“乌龙球”,引起了美国和越南人民的一致指责。

这名“不可靠”的副总统政治水平一再被质疑。此外,她被发觉曾是加州前众议院议长的小三,而且是铁证如山。

这样一个能力低下、纪录不良的女人是如何成为美国副总统的?

卡玛拉·哈里斯(左上第一个)

哈里斯1964年10月20日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他的父亲是来自牙买加的非洲移民,他是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荣誉教授。她的母亲是来自印度南部的泰米尔人,19岁来到美国,25岁获得博士学位。她是乳癌研究专家。

因此,哈里斯尽管出生于少数族裔家庭,但毫无疑问,她家庭属于高级知识分子的精英家庭。

哈里斯的爸妈年轻时是美国民权运动的积极参加者,主张种族平等,反对种族隔离。因为爸爸信仰基督教,妈妈信仰印度教,哈里斯童年时经常去教堂和印度教寺院。

哈里斯7岁时,父母离异,她随妈妈与姐姐移居加拿大。在蒙特利尔完成高中学业后,她返回美国,在华盛顿特区黑人学生居多的霍华德大学学习,主学政治和经济。

大学毕业后,她返回加州,并前去加州高校洛杉矶校区黑斯廷斯法学系进修。1989年,她获得了法学博士学位,并于次年通过了律师考试。

离开校园后,哈里斯来到加州阿拉米达县出任副检查官,专门解决性侵案件。此外,她政治理念的才能很快显现出来。

合影留念

1993年,她遇上并爱上了时任加州众议院议长的威利·布朗。

然而,布朗当时已经结婚,因此在今后的政治活动中,她政治对手常常进攻她“引诱”一名已婚男子来实现自己的政治野心。

但这并不影响她在仕途上的升迁。1994年5月,布朗任职她为加州失业险上诉委员会成员,负责处理残疾和下岗保险索赔;

不久,她被选为加州医疗援助联合会的成员,该委员会承担监管加州医疗补助计划中医院资金。

你可能会发现,这俩职业不仅是“穷工作”,也是热门工作。假如做的好,他们能够为她提升许多政治威望。

威利·布朗

布朗在加州众议院任期完成后,于1996年至2004年出任旧金山市长。布朗在加州众所周知,被《洛杉矶时报》称为“多年来加州政界的风向标”。

与布朗的关系让哈里斯声名鹊起,当地媒体喜欢把哈里斯描绘成旧金山的自由派政客或著名慈善家。

与布朗的相识及其这两次公职经历,让哈里斯逐渐有意识的将公众威望转化为个人权力和声望。

1998年2月,哈里斯变成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职业犯罪单位负责人,他的顶头上司是旧金山地方检察官特伦斯·哈里南(Terrence Harinan)。

哈里斯成为了一名检查官。

在旧情人布朗的支持下,哈里斯于2002年向哈里南发起挑战,宣布将和他争夺地域检察官的岗位。

哈里斯批判哈里南效率不高、不负责任,促使很多违法行为安然无恙。凭借出色的口才和人气,哈里斯最后战胜了哈里南,从2004年逐渐出任旧金山地域检查官。她是美国第一位出任这一职务的女性和有色人种。

哈里斯和奥巴马

值得一提的是,哈里斯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很早就相识,并结为政治盟友。

2008年总统大选期内,哈里斯在爱荷华州奥马巴队打球。2010年,哈里斯竟选加州司法部长时,奥巴马总统也报之以李,参加哈里斯组织筹款活动,协助哈里斯变成加州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司法部长,并于2014年成功续任。

做为一颗政治新秀,哈里斯雄心勃勃。他不再满足于加州舞台,而是决定踏遍美国,成为一名全国性的政治人物。

2016年,哈里斯在加州参议院选举中击败对手,变成参议员。他先后在预算委员会、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联合会、特别情报委员会和司法委员会就职,积累了更丰富的政治经验。

哈里斯

奥马巴变成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希拉里做为女性在2016年代表民主党竞选总统,这些都激励着哈里斯。

2019年1月21日,哈里斯在《早安美国》上公布,她将参加2020年美国大选。她选择在这一天公布竞选,以留念她所敬仰的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哈里斯的竞选口号是“为了人民”。

在竟选之初,她是民主党初选中备受瞩目的竞争者之一,在她公布竞选后的24小时内,她筹集了1500万美元的捐助。哈里斯把竟选总部设在非裔密集的巴尔的摩,在竟选和辩论中尖酸刻薄,出类拔萃。

虽然她和拜登相识多年,并和拜登过世的儿子博·拜登密切相关,但在2019年6月的第一场民主党候选人争辩中,哈里斯在种族问题上挑战拜登,进攻拜登与两位种族隔离参议员合作;

此外,她也斥责拜登反对联邦政府在20世纪70时代支助校巴规划的立场。哈里斯的攻击让拜登猝不及防,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适用拜登的选民的好感度。

这场争辩以后,哈里斯的民调得票率马上升高。然而,随着大选的推进,哈里斯并没成为黑马,他的得票率持续低迷,筹款艰难迫使他在2019年12月撤出竟选。

但政治事务总是让人一头雾水。在拜登锁住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哈里斯做为拜登在初选里的对手,这时变成拜登的竞选搭档。拜登挑选哈里斯的原因其实不复杂。

最先,美国副总统的提名人需要有相当知名度和功绩。

出生检查官系统的哈里斯,常年在加州政界闯荡。他的政治才能和争辩能力是家喻户晓的,他作为美国参议员资格让他闻名全国。尽管哈里斯在民主党初选中指责拜登,但他的政策主张与拜登并无本质区别。

其次,哈里斯的女性身份还能为拜登获得良好的政治影响力。拜登的民主党选民比共和党更适用女性思想家。

皮尤民调中心的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民主党在女性中拥有普遍优点:56%的女性选民被称之为民主党人或侧重于民主党人,而只有38%的女性选民被称之为共和党人或侧重于共和党人。

2020年11月大选投票日后,出口民调表明,拜登得到57%的女性选票,而特朗普仅得到42%。可以说,女性选民对拜登最后获胜起到了主导作用,这也证明了拜登挑选哈里斯锁住女性选民的策略是成功的。

美国黑人游街

哈里斯的非裔身份也在适当的时候迎合了美国的形势。大家可能还记得,去年5月,非裔美国公民乔冶·弗洛伊德因警察执法暴力致死,引起全美规模性示威运动。

美国的种族问题已经成为影响选举的一个重要难题。针对拜登而言,遍及全美的BLM运动(注:BLM运动是英语黑人的命也是命的简称,指的是“黑人的命也是命”)给了他挑选竟选搭档的巨大压力。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100多位各行业的黑人领袖致信拜登,督促他选择一名黑人女性出任副总统。非裔美国人适用对拜登获得提名尤为重要,对他的入选亦是如此。

在BLM运动中,拜登频繁表示支持黑人权利运动,号召警察改革,这是锁住非裔美国人支持的关键对策。哈里斯的非裔和南亚身份能够帮助拜登吸引包含非裔在内的少数族裔选民。

最终,拜登以78岁高龄竞选总统,曾说自己是“衔接人物”。入选后,他也许只工作四年,而56岁哈里斯则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民主党领袖。

拜登入选总统后,在重要场合不断口误,连续摔倒,甚至在演讲、商谈等场景下打瞌睡的状况并不罕见。近日,拜登在白宫会见以色列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时,低头“沉默”了好久。特朗普还给拜登起了个外号叫“瞌睡虫乔”。

因此拜登挑选哈里斯,能有效均衡拜登年纪上的缺点,即便竞争者持续进攻他年龄大。

此外,依据美国宪法,美国副总统是接任总统的第一人选。一旦总统在任期内过世、离职或被免去,副总统将立即接任。

因此,针对拜登而言,副总统候选人不仅要有能力实施他的政策主张,也要在危急时刻接过“权力的火把”,将火炬传递给新一代民主党人,而非他。而年轻哈里斯无疑有这种动能。

虽然有动能,但哈里斯的政治能力却很平凡。不但她总是在严肃的场所莫名其妙地大笑,让美国人取笑“小丑”;而且经常做一些不恰当的动作。

比如,在最近访问越南期内,哈里斯迈向一座纪念碑,庄严地奉上花束,并把墓碑的主人称为美国的“英雄”。

一般来说,当一个国家的代表浏览另一个国家时,他会参观一些有历史背景的区域,并向对方表述他的友情。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哈里斯参拜的墓碑是美国前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他在美国有很高的政治声望。但这人曾参加过越战,并独自轰炸过越南河内,是越南人眼里的“侵略军”。

这个纪念碑不是为了越南人留念这个所谓的“美国英雄”,而是为了纪念麦凯恩的被俘。哈里斯来越南留念越南“侵略军”,无疑伤害了越南的民族自尊心。

麦凯恩

麦凯恩生前将于越战中被俘视作终生屈辱,由于被俘导致他跛脚,他一生痛恨社会主义国家。

哈里斯跑进“留念麦凯恩被俘”墓前留念麦凯恩,无疑是打了麦凯恩的脸,这也导致了美国共和党对她的不满,说她不尊重前任。

难以想象哈里斯作为一个强国的副总统,甚至可能在拜登出事后接掌实权,能做出如此低级的事儿。她不仅惹怒了我国的共和党人,也惹怒了越南人。她是一个典型的无情无义者。其政治能力之差可见一斑。

回望哈里斯的权力之路,从旧金山的检查官到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女性副总统,哈里斯的政治生涯不断突破职业天花板。

她曾是加州议院议长威利·布朗的“小三”。在布朗的政治庇护下,她大踏步前进,坐上了加州司法部长位置。

当她最后成为参议员时,她踹开了为她保驾护航的布朗,但此时已于事无补,很快与布朗撇清关系。

2019年1月,她公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她是第一位公布参加2020年大选的非洲裔美国人,也是第四位公布参加此次选举的女性。

尽管她在2019年底退出美国大选,可她最后变成了美国副总统。假如拜登在任内出事,她有望走上美国最高权力宝座。

哈里斯也许是天生的政客,但这不是因为她的能力,只是因为她的身份和血系:亚裔、黑人、女性、离异家庭、高材生、律师。她身上的这些标识几乎涵盖了美国大部分的“政治正确”。而她能够很好的利用这些身份给自己寻找政治资源。

比如她2003年竟选旧金山检查官办公室时,由于本地有较多华裔住户,为了争取他们的适用,哈里斯给她的一名华裔下级打电话,跟她说需要一个“听起来像中国人的名字”。经过反复研究和考虑它表面意思,她选择了“卡玛拉·d·哈里斯”这个名字。这令哈里斯在曾经的华裔选民中获得了很高的票数。

她也擅于利用自己的黑人身份和女性身份,打破种族和性别的藩篱,笼络大部分美国政客害怕触碰的少数群体,进而在极为敏感政治行业给自己获得话语权。这都是能把她引到权力巅峰的因素。

然而,虽然她有着“各式各样的爱”的特殊身份,但她的政治能力能给他提升多少还是个疑惑。如今,美国已不再是冷战结束后的“闪耀的民主灯塔”。哈里斯能否在任期内协助拜登处理美国众多根深蒂固的社会现象,还有待进一步观查。

本文由“午後の夏天”发布,不代表“写客百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s://www.ixieke.com/zonghe/18930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